*日常摸鱼,随便发些图
*墙头很多~慎粉哈
*国内靳东厨!各种角色都爱的那种,还厨蔺靖楼诚等系列衍生
*欧美音乐剧厨!现在厨汉密尔顿和林聚聚!

圆(一)

“他用的可是你的面孔,声音,身材,身份”
“尽管现在的你才是真的你”
“我只认识你,只愿意相信你,还愿意相信你”
“我们的命运不就一直在画圆么?循环,继续”

----------------

格雷伍斯被解救出来有几天了,魔法部放了他几天假,此时他正疲倦的走在纽约嘈杂热闹的街头,他用右手拇指用力捏着眉心,左手无力的提着一些麻鸡点心,小心缓慢地行走着——他在试着回想自己被发现昏迷囚禁于某栋建筑之前发生的事,他遭遇了格林德沃,并和他大战了一场,接着战败,被夺走魔杖,施了咒语……后来的事情是听解救出自己的奥罗们说的,格林德沃化身成自己的样子,企图拢获利用默然者少年,暴露美国魔法世界,挑起与麻鸡的战争……
围巾和衣角的纷飞挣扎打断了他,他放下右手,抬起头,天色更加阴沉,狂风肆起,想必是要有一场大雨了。他浓黑的眉毛皱成一团,“靠!”他狂躁了,由于一些伤还没有好利索,他捂着脖子,吃痛的叫道,继而为深感自己有些有悖于绅士礼仪而自责。
风更大了,路边的马车被撩的吱吱响,行人大部分竖起了大衣领子持抱胸状,他本打算使用幻影显形直接回家,可是他脚步却慢了下来,也没有瞬间消失,他的思绪停留了片刻,生为法师的直觉告诉他,这个地方要他停下,不要离开,好像有什么什么能量正在召唤着他,他完全停下了脚步,停在了一条黑暗,阴冷的小巷口。

他还是走进了,直觉使然,他让魔杖发出光亮,慢慢向前走。

除了风扫荡万物的声音,这里的一切都很安静,他开始怀疑自己多虑了,八字眉闪现,他决定出去。

他连着走了几步,几步,几步,然后突然停住,瞬间转身,魔杖的光源立马对准了那个跟踪自己的东西。

魔杖蓝色的光源下,飘动着一小缕黑灰色的尘埃

他好像知道了什么,浓黑的眉毛锁在一起
“听着…我知道,你可能是那个默然者男孩儿,虽然魔法部的人们相信你已经被消灭了……”
“……”
“而且,我不是那个欺骗笼络你的那个坏蛋,那是黑巫师格林德沃伪装的,我是真正的魔法部长,帕西瓦尔格雷伍斯”
“……”
“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召唤我来小巷找你,也不确定你现在的危险等级,好吧,可能并不危险了,暂时”
“……”
“所以,请离开吧”
他没有忘记自己是魔法部的一员也没有忘记自己身为部长的责任,不能让杀了人的默然者继续逍遥法外,承担着可能毁灭一切的力量……
可是他心中却有一个声音在呼喊,
“他只是个孩子,一个已经被摧残的孩子,被伪装成你的模样的人欺骗了,你的模样……”
“所以请离开吧”他说出了这句话,收起了魔杖,迈出小巷出口。

他并没有用幻影移形瞬间消失,因为那个默然者可怜的仅存的几缕能量并没有离开,就在他身后几米的地方,悄悄跟着他。
“So......”挑着音调,他转过身,“你是想执意的跟着我喽……”他挑起眉毛,快速的抽出魔杖,将雨水挡在了头顶。克里登斯沉默着,依然飘在空中,被雨水无情的打湿着,感觉像是他自己在哭泣。
这个男孩与生俱来就有一种强大的悲剧色彩,悲伤似乎就是他的外衣,悲伤的的力量比默然者,这个称呼的力量大了不知道多少倍。
“因为你的模样,你的身份,欺骗,摧毁……”这些声音又回荡在他的心中了,他紧锁的眉毛舒展了,摆成了八字,“算了,反正我也在放假”
然后他伸出一只手撩开了大衣,
“过来吧,小子,让真正的格雷伍斯认识认识你。”
“……”
克里登斯起先还是沉默,几秒钟后,他便躲进了格雷伍斯的大衣,一道“幻影移形”后,他们消失不见。


【试写……感觉有些ooc?会保持清水微甜(因为不会写肉ˊ_>ˋ“划掉”)
想自己产粮,割腿肉】

评论(6)
热度(24)
  1. AlecNightsSweetfangs「剑与扇」 转载了此图片

© Sweetfangs「剑与扇」 | Powered by LOFTER